在冠状病毒(COVID-19)大流行的早期,家庭面包师有的是时间。他们烤各种各样的蛋糕、面包和其他好吃的东西。但是酸面包似乎达到了一个顶峰。

酸面包需要时间、对细节的关注和耐心。面包师们当然有的是时间。旧金山烘焙协会(San Francisco Baking Institute)联合创始人苏阿斯(Michel Suas)说,参加该协会的家庭烘焙师占到40%,这一比例多年来一直在上升。该协会欢迎来自世界各地的面包师。

他说:“我们很惊讶,也不惊讶,因为我们有很多人——家庭面包师——到学校来玩一个星期。”“他们会休一周的假,以便更好地了解自己在做什么,这样他们就有更多的控制权。”

堪萨斯州堪萨斯市Farm to Market Bread Co.公司总裁约翰弗兰德(John Friend)说,它让人们有了可以在社交媒体上分享的事情。

他说:“给发酵剂喂料并不需要很多,但你必须确保每天都要喂。”“那些被困在家里的人觉得,也许他们可以承担起这个责任。在我们的社交媒体文化中,潮流总是在迅速膨胀。”

宾夕法尼亚州雷丁市(Reading) Unique Snacks的副总裁兼首席运营官贾斯汀·斯潘努特(Justin Spannuth)说,这种趋势帮助人们填满了日常生活。

“它实际上是一块活的宠物石。你得看着它成长。对于喜欢烹饪的人来说,这个过程很有趣。”“有些人是这么做的,而且他们是以最简单的方式来做的,他们只是很高兴有事情可做。然后其他人把它提升到一个全新的科学水平,这真的很酷。”

圣路易斯Companion Baking的创始人兼老板乔希·艾伦(Josh Allen)说,网络视频的激增让人们更容易了解这一趋势。

本文摘自《烘焙与零食》杂志2021年9月刊。要想阅读整篇关于Sourdough的文章,点击这里